illllll

【田缘/英翻】Think Fast(田中×缘下/一发完)

Think Fast

作者:GalaxyAqua

分级:PG

主要角色:缘下力 田中龙之介 西谷夕 矢巾秀 木下久志

其他标签:点梗扩写 平行世界

摘要:

为这个梗而写:朋友硬拽着我去一个聚会,前男友迅速地认出了我。

缘下对吻了那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男人感到非常抱歉,不过他很庆幸这个房间并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但在稍微的思考过后这个想法就无法再带给他任何安慰。他只想把自己埋进地下一个人躺一会儿。

——————

虽然是老梗,但这篇超萌,柠檬苏打味的龙真的是究极无敌可爱。

如果你无法get到他们的可爱,那都是翻译的过错。

内有轻微矢巾和贤太郎的配对出现,原作者没有写进标签,不吃的注意避雷。

——————

赞美归于原作者,无趣和错误都是我的。

 

正文:

 

“我不会去的。”缘下坚定地回答,语气没有一点犹疑。他哪里也不会去的,即使他的朋友决定身体力行地将他拖出这栋房子——但那不会发生的,他的夜晚将会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度过,这毋庸置疑。

 

“那好吧。”木下笑起来,恶作剧的光芒在眼睛里一闪而过,“管你怎么说。”

 

一小时过后,缘下发现自己正靠着一堵陌生的墙,抱着胳膊,看着四周尖叫和扭动着的人群,觉得自己的人生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他感到非常疲惫,不断塞进脑子里的吵闹声积累着焦躁和不愉快。并且,他的朋友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不会有比这更棒的事了。

 

他已经用目光扫视着人群寻找了木下很长时间,但是自从他声称要去一趟洗手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缘下想要找出他,告诉他这是世界上最烂的,在聚会上借机离开的借口。但是他不想离开他现在待着的地方。房子里的人太多了,他很确定哪怕他只是朝那团吵闹的人群走出一步,他也会在以后的每一分钟都为做出这个决定而感到后悔。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发了条短信,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根本是无用功。他又试着打了个电话,并没有人接。

 

他继续靠边站着,一边躲避着踉跄的醉汉和刺耳的笑闹,一边维持着对自己逃跑的友人的注意。如果他不能为自己离开这么久找到一个绝佳的理由,他将永不得不到他的原谅。

 

缘下兴趣缺缺地想着这个聚会或许还是挺有趣的,他其实应该和参与到他身边的这群人当中去。但坦白来讲,他讨厌这些,他确实没有参加聚会的心情。

 

他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敲了一下,在对方递过酒来之前他已经朝那人摇了摇头。

 

——他现在也没有拿酒精来愚弄自己的心情。

 

他来回点击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好像这会让时间过得快一点。但事实上并没有。

 

又一次叹气。

 

最终,他在无意间在后门附近捕捉到了木下的身影,他正和一个陌生人调笑,好像这个世界除了他们两人再没有别的什么了。

 

缘下皱起了眉。

 

啊,这就说得清了。

 

他开始移动自己的身躯。当然,他并不是打算去毁了他朋友的乐趣。

 

但是木下的表现意味着他将继续忍受更长时间的折磨,他认为和背后的这堵墙一起度过这个晚上并不值得让他忍受这些。他想……还是去车里等着吧。他摸了摸兜里的钥匙。没错,他可以在车里等着,起码车子不会吵闹。

 

“抱歉,麻烦借过。”他一边道歉一边从一群正玩着某项狂热游戏的人群中穿过,他朝着门走过去,真的很想立即回到车里打个盹儿。他几乎已经做到了,但幸运很快弃他而去。

 

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想看到的人,或者说,他觉得自己绝对不会再遇到的人。

 

那个正挂着一脸温和笑容的男人——矢巾秀。

 

他感到一阵惊慌。

 

一般来说,缘下会很高兴在聚会上见到熟人的面孔,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心不起来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下意识地,他已经转过了身,溜进了人群中藏了起来,希望矢巾不要看到他。

 

他们在两个月前分开了,因为双方都厌倦了这份感情,完全的和平分手。

 

缘下忽然想到,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现在要躲起来?他根本没必要——他和矢巾仍旧还是朋友。他换了个表情,重新搜寻了一下那个棕色眼睛的卷发男人。

 

他正拉着一个面色不善像是要把地面盯出一个洞来的男人,他的笑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加深了一点,然后很快伸出另一只手遮挡在了嘴边。

 

哦,矢巾找了新的男朋友。那么……那就说得通了。

 

现在他很庆幸当时自己没有贸然接近。不是因为他嫉妒,而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不想对方的新男友把他视作威胁。

 

矢巾完全是一个戏剧磁铁(magnet for drama),他十分确定自己一点也不想去火上浇油。

 

但是很不幸的,他探出人群的头将矢巾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他前男友的表情迅速的变化了一下,从疑惑到隐约的高兴(从这么远距离来说其实很难分辨,但他们曾经在一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并且更让缘下惊讶的是,他开始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又一次,缘下感到了惊慌。

 

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本能地想要跑开。但身边的人群将他牢牢地钉在了原地。照这样下去,在他和矢巾开口交流之前他就已经被挤死了。这两个选项对他来说都不是那么有吸引力,他必须要快点想出办法。

 

慌乱之下,不知道为什么,他伸手抓住了一个路过的陌生人的手腕,对方很快停了下来,扭过头好奇地看着他。

 

“有什么事?”他这么问道,一边的眉毛抬了起来。他只比缘下高一点点,但是他所表现出的自信和可靠让他看起来极具吸引力。缘下咽了下口水,注意到自己手指下令人相当印象深刻的紧实肌肉。

 

不!他不能分心。他有一个计划。一个听起来相当愚蠢的计划。不过无论如何,那也是一个计划。

 

“我需要帮助。”缘下呼了口气,他听到了矢巾在穿过人群向他走来时说话的声音,尽管确切的语言被周围的噪音混淆了,但缘下仍旧听到了他绝对不可能弄错的声音——那种当他和他并不真的情愿讲话的人说话时所用的典型的矢巾式的尖刻语气。

 

“什么样的帮助?”陌生人怀疑地看着他,然后表情变得有些好笑,汗滴从他的发际线滑了下来,他礼貌地向缘下微微点了下头,他的头发几乎已经完全剃光,“我知道我可能看上去很像,但是我确实不卖那些药片儿,如果你想要的是那些的话。”

 

“什,什么?不!”缘下有些脸红,潜意识地拉紧了对方的手腕,“不是那样的,只是,”他放低了自己的声音,“我的前男友——他正在看着。”

 

“所以?”他眨了下眼睛,目光像是被什么点燃了,然后将空着的那只手握成了拳头。“你想让我替你打他一顿?”

 

“我想让你吻我。”

 

这儿已经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在矢巾叫出“嘿,缘下……”时,他已经把那个陌生人拉了过来,将他们的嘴唇贴到了一起。.

 

他现在真的非常庆幸他并不认识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

 

“哦,”他听到了矢巾小小的惊呼。

 

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抱怨着,“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男人?”

 

“啊,是的。”矢巾回答,吐出了一个有点奇怪的轻笑声。

 

缘下等着他离开。

 

他的口腔里现在充斥着压倒一切的柠檬苏打的味道——多么出乎意料并且可爱。他还以为会是酒精或者是有些发苦的味道——并且伴随着为了躲避和前男友的交谈,而被抓住和一个陌生人接吻的巨大尴尬。

 

然而,很明显,这个小小的公开的感情展示并没有让他的前男友离开。缘下让自己离开了那个陌生人,准备迅速地向对方道歉。

 

但让他惊讶的是,这个陌生人——这个他刚刚吻过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人,在不能用酒精作为借口的情况下,红着脸露出一个胜利般的笑容朝他嘘声让他安静。

 

“抱歉,你有什么事吗?”他转向矢巾问道,好像他并没有刚刚和这个人的前男友即兴地把嘴唇碰在一起。矢巾为这段突然发起的普通对话而抬起了眉毛,但他只是看了眼自己的男友然后耸了耸肩。

 

“并没有,”他笑起来,“只是看到了缘下想要打个招呼。”他的目光投向正处于混乱中的缘下,“所以,嗨。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了,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缘下回答,感到热度仍旧在自己的脸颊上跳动着,“你呢?”

 

“非常不错,事实上。”矢巾歪了歪头,“我看见你正忙着。”

 

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这句话,缘下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地面。当他感觉到肩膀上环过来的手臂时几乎跳了起来,陌生人将他从这一局面中拯救了出来。

 

“很高兴见到你,矢巾。”他说,挂着爽朗的笑容,“但是我们现在要出去了。noya把一把椅子扔出了院子,我们得在惹麻烦之前把它捡回来。”

 

(noya作为昵称不翻译)

 

“哦,那好。”矢巾眨了下眼,“祝你们好运。”他最后朝缘下露出笑容,“尽管我们应该找个时间聊聊,不过看上去我们都在朝着意料不到的方向前进。”

 

在他回答之前,矢巾已经拉着他满脸不高兴的男友离开了。留下缘下一个人和身边的陌生人在一起。

 

他的胳膊仍旧环在缘下的肩膀上。

 

“嗯,”他朝那人转过脸,尽管他能感受到血液仍然持续往自己脸上涌着,“首先,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把你牵扯进这件事,我是说,这本来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我根本不应该对你做刚才的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如果你想要揍我,我能够理解,”他想起来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吻另一个男人,这让他的脸变得更红了,“事实上,来揍我吧,这是我应得的。”

 

“嘿,嘿,冷静一点。”对方抓住了他的胳膊,灰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快乐的光芒,“我没有生气,如果预先能有一点提示可能会更好,不过,我没有生气。”

 

“你……没有?”

 

“当然,没有。”他大笑起来,“这太帅了!我一直想试试帮别人击退前任什么的,太有意思了。”

 

“但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亲了你,”缘下紧皱着眉头,“这真的非常不应该,我最起码……”

 

“田中龙之介。”他忽然开口。

 

缘下愣住了,“抱歉,什么?”

 

“田中龙之介。”他重复道,“我的名字。”

 

缘下朝他鞠了一躬,紧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好的,田中。我为自己没有经过允许就吻了你表示最真挚的歉意。你可以来揍我了。”

 

“啊,还在说这个!”田中松开拉着缘下胳膊的手,他夸张地朝着天花板仰起头用手盖着自己的脸,动作看上去十分戏剧化,“我看起来就那么像个恶棍吗?你觉得我会因为你亲了我而感到恶心吗?”

 

“嗯……是的?”

 

田中的脸变得通红,但并不是在生气。事实上,他看上去甚至有些开心。“我不会揍你的,好吗?你……我觉得你相当酷,并且,还有点可爱,实际上。”

 

“我……?”看上去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做更详细的阐述,缘下露出一个有些害羞的疑惑笑容,“哦,好吧。”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总之,是在聚会中两个人之间所能达到的最安静的程度——但是因为尴尬,缘下甚至没有办法让自己离开。当他们终于意识到时间的流逝,田中清了清嗓子。

 

料想着会听到“这挺好的不过我不得不去……”或者“事实上我改变想法了我打算揍你一顿”,缘下勉强支撑着自己看向对方的眼睛。

 

“我能拉你的手吗?”

 

……支撑着自己面对任何可能的情况但除了这个。

 

“什么?”

 

田中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看上去像是为自己感到十分骄傲,“我想告诉我的朋友们我被一个天使碰了。”

 

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搭讪了。

 

缘下将脸埋进手里,“我不是……无所谓了。听着,我确实碰你了……有几次……但你没必要说这种话。事实上你根本没必要继续呆在这儿。”

 

一只手覆盖在了他的手上,缘下从指缝中看到田中加深了的笑容,“怎么了?你没有说不行。”

 

他叹了口气。但是没错。

 

“听着,我对之前做的事感到非常抱歉,真的,非常。”他试着隐藏起来,但是恐慌(和之前的并不相同)又一次回到了他的声音里。他摆出防御的姿态,“你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吗?你朋友和那把椅子怎么样了?”

 

“noya会没事的,我把他扔到围栏外面去捡椅子了,所以他一会儿就会回来的。”田中把他的一只手从脸上拿下来,扣着他的手指将他拉出了人群,走到了他最开始靠着的那堵墙边。这里其实也没有多少新鲜空气,但已经比人群中好很多了。他稍微冷静了一些,注意到了手上轻微的力度。

 

“你把他扔出了围栏?”

 

“很帅吧?”

 

“你们也太好笑了。”

 

田中爆发出一阵笑声,让缘下变得更疑惑了,“现在你终于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一直板着脸好像还在为忽然亲了我而感到愧疚,”他解释到,双手插在了腰侧,“但是根本用不着。我喜欢意外和惊喜。come on,看着我,我看上去像是在乎那些的人吗? 我跟不不在乎!再亲我一下,我证明给你看。”

 

“我不可能再亲你一次……!”他的脸再一次变得通红。

 

缘下告诉自己这是正确的回答,即使他很奇怪地竟然开始考虑这一选项。很明显矢巾的事已经解决了,但他为什么还想要这么做?

 

尽管自己正处于眼下这样的状况,他甚至隐约生出了想要感谢矢巾的想法。

 

这真是太奇怪了。

 

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那能不能至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我不想这么做呢?”田中问道,一脸的认真,“那好,换我来亲你,这样就公平了,怎么样?你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吻,我再从你那你拿走一个,来个等价交换。”

 

缘下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投向了后门,然后他猛然间意识到木下已经去了别的地方。

 

如果他先一步回家了的话,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他也一定要让他好看。

 

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相当愚蠢。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了。

 

田中真的很好。

 

除了这个,他现在想不出别的。

 

“……行,这挺公平的。好了,来吧。”他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忽然间变得很快,于是将一只手放在了胸口。

 

田中看上去有点惊讶,像是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尽管如此,他收紧了自己的肩膀,像是正在接受一项任务。他郑重地点点头,“好。”他伸手环住他,“闭上眼睛?”

 

缘下照做了,他知道自己连耳朵尖都是红的。不知怎么的,他现在比刚刚向这个人索吻时还要紧张。这个看上去有些凶恶但又十分迷人的陌生人甚至想要再次亲吻他,这一切仿佛是个奇迹。天哪,现在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都已经开始发烫。

 

因为某些原因,他有点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

 

但并没有。

 

田中将他拉近,非常温柔地吻着他——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考虑到这个人有着相当凶恶的一张脸——并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急躁。这个吻几乎可以说是纯洁的,当他们的鼻子碰到一起时,这个吻甚至变成了微笑。

 

手指带来的轻微的触感爬上了缘下的手臂,当他自己的手放在了田中的脖颈处,拇指追寻着他的下颌线,他几乎忘记了他们还完全不知道关于对方的任何事。

 

一声惊呼分开了他们两个。

 

“龙!”一个比他们两人都矮上许多的男人疾速地跑到田中的身边,“哦,嘿,”他朝缘下打着招呼,“你是那个我们去拿饮料时看到的昏昏欲睡的男人!走近看的话好像还要更可爱一些啊。”

 

“Noya!”田中大喊,重重地拍了一下新加入的这人的肩膀。

 

‘Noya’只是笑着用力拍了回来。他鼻子上贴着创口贴,头顶上的一撮金发十分显眼。

 

“你在说什么?”缘下问道,隐约觉得这里面有点别的意味,“我并没有昏昏欲睡……”

 

“哦,什么也没有,真的。”西谷亮着眼睛打断他,向田中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眼神,“我只是很高兴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我会让你们两个继续单独相处的,我只是回来告诉龙那把椅子不见了。”

 

“这么糟?”田中呻吟道。

 

“是的!它完全消失了。应该是狗拖走了。”

 

“不可能是狗干的。”

 

“我知道,好吗?我会去找到一把代替的椅子,”西谷笑起来,然后跳着走开了,同时回过头向他们眨了一下眼,“不要做任何我不会做的事!”

 

田中朝他晃了一下拳头,“我会为了老妈这么做的!”

 

“为了妈妈!” 西谷喊了一句,消失在了人群中。

 

当他离开后,缘下用余光看了田中一眼,“……什么?”

 

“Noya太酷了,”他说,好像这句话可以回答所有问题一样。

 

“我猜是的,”缘下耸耸肩,“所以,嗯……”

 

“我们现在该干什么?”

 

“……好问题。”

 

“好吧,看上去我们好像跳过了很多步骤。”田中说道,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但是我真的很想了解你,像是,当然,是以更加合适的方式。如果你知道的话,你真的挺酷的。”

 

缘下稍微感到有些奇怪,一股诡异的温暖感从胸腔里升起。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太喜欢意外的人,但是……“我,嗯,我也一样,事实上。我不介意。”

 

“所以……这意味着我们能够继续吗?”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

 

“当然,我想。”田中肯定地说。

 

在他们莫名其妙开始的傻笑停止之后,他热切而坚定地凝视着缘下,“我会成为你所遇到的最好的男朋友,记住我的话。”

 

“我们的开始已经和‘好’不沾边了。”缘下笑起来,关于刚刚那个吻的记忆再次让他感到有些害羞,想着或许偶尔一次的冒险也不是什么坏事,“或许我应该订一个‘第三次约会之前不能接吻’的规矩。”

 

田中看上去有点被吓到,“这么做已经晚了,你不觉得吗?”

 

他再一次笑起来,“玩笑,我在开玩笑。”

 

他们的对话继续以这样的形式展开着,但还要更加轻松一些,他们谈话的方式会让人觉得他们已经认识对方很多年了。那些玩笑和打趣听上去就像是高中的小情侣们之间会进行的。

 

当然,将这称为‘爱’或许还太早,但是缘下正着迷于田中有些粗鲁的爽朗,他不可思议的脑回路,他那些充满热情的故事,甚至他夸张的声调和肢体动作。他将一切情绪都表露在外。

 

正是这种清爽的直率让他在这个人身边时能够感到非常放松。尽管在几个小时以前他的神经还高度紧张着。

 

他感觉到有些累时已经是午夜了,而田中立刻注意到这点。

 

“需要我送你回家吗?”他诚恳地问道,“我是说,如果你不愿意,我完全理解,但是……”

 

“挺好的,我很愿意搭个顺风车。”缘下回答,同样非常真诚,“把它当作成为我男朋友之后的第一个职责吧。”

 

田中笑了起来,看上去十分骄傲。缘下为自己不由自主跟着他一起笑出来而感到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他们一起走出去,幸运地没有被拥挤的人群践踏。他们向西谷道别,西谷朝他们竖起了拇指,然后喊了一些什么关于捐赠遗产的话。

 

险些忘记他是和另一个人一起来这个聚会的,他迅速给木下发短信让他不要等他了。

 

缘下力,11:53pm:不要担心我,你自己好好玩儿吧。

 

缘下力,11:53pm:有人会送我回家。

 

木下久志,11:54pm:告  诉  我  所  有  的  事!!

 

看到回复后他眨了下眼,将手机放回了兜里。他知道他会被逼问今晚发生的一切细节,但这是明天的缘下力所要处理的事情,不是今天。

 

如果他今天回的有点晚,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要在一片漆黑里找到田中的车,又或者并非这个原因。

 

但……谁知道呢。

 

——————END

 

因为翻译水平实在低劣,没办法厚着脸皮去和作者要授权,各位在这边看完,如果喜欢的话请务必去找原作者表个白,有能力的话留个评论,没能力的也可以点个爱心。

拜托了,没要授权真的相当愧疚。

原文戳这里。

评论
热度(9)

© illll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