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llll

【影日】一次失败的身体探索(分级R注意/一发完)

关键词:关系已建立  AnalFingering(不

摘要:因为大雪而留宿在影山家的日向想要尝试点新的东西

 

——————

正文: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窗外暴风雪还没有完全停止,偶尔还能听到风刮过树梢的呼呼声。屋内的暖气似乎出了一点问题,空气里稍微透出些凉意。

 

但影山并不觉得冷,日向正趴在他腿上,他的热量透过两人间薄薄的两层衣料不断传到影山大腿的皮肤上,然后再慢慢爬满全身。

 

 

 

这是十二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六。

 

暴风雪来得非常突然,连电视台也没有给出预警。练习结束时积雪已经厚达三十公分,并且雪似乎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日向便只好借住在影山家里。这并不是日向第一次在影山家留宿,他甚至有一套睡衣放在影山的衣柜里。

 

两人在洗完澡后对睡觉的位置起了一点争执——日向想要和影山一起睡在床上,影山却以天气太冷为由拒绝,声称如果两人睡在一起,第二天绝对会有人因为没有被子盖而感冒,并表示如果日向不想睡地铺,他可以交换。

 

言语的争执惯常升级为肢体对抗,由于两人是十五六岁热恋中的青少年,肢体对抗则最终升级为互相用手为对方解决了一些生理问题,两人又不得不再次回到卫生间做了一些清洁工作。

 

最终精疲力竭只想赶快睡觉的影山做出了让步。

 

日向八爪鱼似地扒在影山身上,想要证明自己并不会抢夺影山的被子让他感冒。日向搂得有点太紧,让影山稍微喘不过气来,但他身上的热度和皮肤上温暖的日向的味道并不让影山觉得讨厌(非要说起来其实根本是他自己沐浴露的味道。“但那是从日向身上传出来的,所以也是日向的味道。”影山想。)。所以影山把日向的胳膊和腿从身上扒了下来,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按进自己怀里。

 

他的脸在日向的头顶处,而日向的脸则在他的颈弯。两人的呼吸没有交错,不会因此感到不适。日向在影山重新摆好姿势后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只是这次没有用很大力气。

 

影山下巴边缘的皮肤上,有日向头顶蓬松的头发带来的微小触感。有点痒,但是是让人感觉舒服的那种程度。

 

这很好。影山这么想着,闭上眼睛准备入睡。

 

然而这个想法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日向很快就开始像是皮肤上生了跳蚤一样乱动起来。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动作,动动脖子,或者挪一挪胳膊,然后忽然将腿搭在了影山腿上,过了一会儿又放下去,开始尝试着在影山怀里翻身。

 

影山刚刚浮现的睡意被这些动作一点点赶走,他加重了胳膊上的力气,沉着声音说了一句,“睡觉。”

 

谁知道日向并没有停下,反而在听到这句话后干脆挣开他的胳膊仰头看他。

 

“影山你也醒着啊!”他说。

 

“我是被你吵醒的。”

 

“可是影山我睡不着。”

 

“你不一直动来动去的话就能睡着。”

 

“可我不想睡觉,明天不能训练!”

 

“如果雪停了就可以训练,乌养教练说了。”

 

“但天气预报说明天还会继——”

 

影山忽然撑着手肘半坐起来。

 

借着屋外隐约的亮光,日向看到影山阴沉得吓人的表情,他猛地闭上嘴,缩进被子里,“我困了咱们睡觉吧影山君。”

 

影山重新躺下,再次揽住日向回到原来的姿势。这次日向安分了很长时间,但奇怪的是影山却没能完全睡过去。他明明已经很困了,但脑子里总有一部分意识是清醒的。

 

“影——山——”

 

影山听到日向忽然用非常轻而缓慢的声音叫他,像是在试探他是否还醒着,他没有回应。

 

“影——山——君——”

 

“飞——雄——”

 

“小——飞——雄——”

 

“蠢货山?”音量稍微提高了一点。

 

影山头脑中清醒的那一部分意识非常好奇日向会做些什么,那些好奇甚至打败了他对日向争强好胜的本能,所以他仍旧没有任何动作,好像自己真的睡着了一样。

 

怀里的日向稍微挪动了一下,一只手放到了影山的腰侧,稍作停顿后缓慢地从裤腰滑了进去,睡裤很宽松,所以这很容易做到。但手指在尝试勾开内裤松紧时则失败了,它短暂地停了一会,然后继续向下,移动到了大腿上方的裤边,滑了进去。

 

影山从屁股上毫无隔阂地感受到了日向手指的触感,他伸手抓住日向的手腕。

 

日向整个人被吓得一抖,然后向后缩去。

 

“哈,哈哈,你,你醒着啊,影山君。”

 

“你在干什么?”影山皱着眉,把日向的手从身后拽了出来。

 

日向抽回手,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过了一会才转过头,朝影山露出半张脸。

 

“影山,你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

 

“就……你没在网上看过吗?”

 

“看过什么?”

 

“你是笨蛋吗?”

 

“哈啊?”

 

影山脸上的不爽逐渐加深,日向深吸了口气。

 

“就G,GV之类的。”

 

“谁……谁会看那种东西啊蠢货!”

 

“可你是我男朋友啊!咱们不是在谈恋爱吗?!你难道就不想做吗,用……用后面之类的……”

 

“少看点奇奇怪怪的东西,蠢货。”

 

影山迅速翻过身,背向日向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哪里奇怪了,明明是高中男生正常的好奇心。你就一点都没想过吗?”

 

“没有。”

 

沉默。

 

日向很久没有继续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这让影山隐约有点不安,他刚想回过头去看一眼日向,日向却忽然整个人缩到了被子里。

 

影山感觉身上一沉,日向已经爬到了他身上。

 

“喂!你干什么?”

 

影山伸手想把他拽下来,但日向却将影山的睡衣推到了胸口,然后埋下头从胃部一路吻了下去,当日向的触感一路来到小腹下方时,影山忽然感觉到被日向嘴唇接触到的那一小片皮肤上传来一阵温暖酥痒的湿意。

 

他全身的肌肉猛地绷紧,于是赶紧坐起身来。日向从他身上掉了下去,他一把掀开被子,又伸手拍开床头灯。

 

日向正一脸不快地瞪着他。因为被子里的热度日向现在满脸通红,额头上还有还有汗意,几缕橘色的头发胡乱地黏在脸颊上、额头上,他的嘴唇边还有亮晶晶的唾液。

 

影山愣了一下。

 

“发什么疯啊你?”

 

 

 

所以就变成了眼下这种状况。

 

日向觉得不耐烦了。他自愿贡献出自己的屁股,而那个笨蛋却在他趴好之后,半天都没有任何动作。他扭过头去看影山。

 

“影山你在干什么?睡着了吗?”

 

他看见影山的手悬在自己裤腰上方,手指轻微地移动着几乎像是颤抖。听到他说话的影山忽然抖了一下,像是有点被吓到。他瞪着他,脖子和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影山快速伸出另一只手将日向的脸按进床单,“不要回头看!”

 

日向不满的哼声透过布料传了出来。他弯着腿稍微弓起身,一把将自己的睡裤拽了下去,然后又抬腿彻底脱掉,将裤子扔到一边。

 

影山一巴掌抽在日向头顶上,“别全脱掉啊蠢货!感冒了怎么办?!”

 

日向抱着头扭头瞪他,“那你就快点啊蠢货山!”

 

影山扯过被子盖住日向半条腿,看着日向身后裸露的皮肤,深吸了口气。

 

日向下巴撑着床单,目光焦点落在影山床头柜放着的闹钟上。影山的手终于放在了他身上,但接触面很小,触感又很轻,他甚至无法借此感觉到影山手指的温度。有点痒,然后这种痒感在影山的手指从他臀部划到他大腿根处的时候变得有点难以忍受,他都有点忍不住要笑着躲开影山的手了。日向开始怀疑影山是不是故意想要挠他痒痒。

 

他侧头去看,发现影山正死死地闭着眼睛,手抖得像是得了帕金森。

 

天哪,这个笨蛋。

 

他向背后伸出手,捉住影山的手腕,将他带向正确的位置。

 

手指接触到那片结构独特的肌肉群时,影山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他一咬牙,心一横,将手指捅了进去。

 

“啊!”日向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影山吓得赶紧抽回手指,另一只手立刻捂住日向的嘴,压低声音吼道,“你喊什么?!”

 

日向挣开他的手,“你不要突然这么捅进来啊!”

 

“不是你让我快点的吗?”

 

日向抿着嘴不说话了,撑起身体,打算从影山腿上爬起来。

 

影山按着他的后脑勺把他的脸转过来,“你又怎么了?”

 

日向瞪他,一脸气愤,“影山是笨蛋!”

 

“哈啊?”

 

日向没有说话,伸手掀开影山衣服下摆,低头在他腰上咬了一口。影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撑着他的额头把他推开,“好了好了,你趴好,我慢慢来。”

 

等日向再次趴好,影山说道,“如果不舒服的话告诉我,不要大喊大叫,我爸妈他们就在楼下。”日向点头。

 

影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又做了个深呼吸,甩了甩手腕,将手指探过去,小心翼翼地伸进去一个指尖,“还好吗?”

 

日向小声地嗯了一下。

 

影山的手指再向前一点,指尖环着的肌肉忽然一紧,他立刻停下,“疼吗?”

 

“你不要一直问!不舒服我会说的。”

 

影山舔了一下嘴唇,稍微弯了弯指尖,小幅度地转了下手指,往里伸进一个指节。

 

日向的反应忽然变得奇怪,他的身体绷得很紧,然后开始在影山腿上扭动。影山的手指被咬得很紧,几乎没有办法继续动作。

 

“你又怎么了?”影山皱眉。

 

日向停下了扭动,“影山君,”他听上去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有点,想要大便。”

 

“啊??”影山立刻抽回手,“那还不赶快去!”

 

日向爬了起来,却跪坐着发起呆来。

 

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我忽然又,不太想……”他稍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影山,被影山半边都陷在阴影里的阴沉表情吓得“噫”了一声,迅速双手抱头退到了墙脚。

 

“我也没办法啊,是条件反射!”他大声为自己辩解,却发现影山并没用动作,屋内再次变得安静。

 

日向悄悄地抬起眼睛去瞄影山的反应,影山看了他一眼,一头砸在了枕头上,伸手拉高了被子,转过身背对日向睡下了。

 

日向爬过去扑到影山身上,“影山你不要生气!”

 

“哈啊?”影山扭过头瞪他,“我为什么要生气?”

 

“不知道!”日向收紧了隔着被子抱着影山的手,“反正你不要生气!”

 

影山从被子里抽出胳膊,反手胡乱揉了揉日向的头发,“我没有生气。”他把被子从日向身下扯出来,将日向塞进被窝,“睡觉。”

 

日向再次手脚并用扒在影山身上,整个人紧紧贴着他的后背。影山这次没有挣开,只是伸手把日向搭在他腰上的腿向下推了一点。

 

“晚安,影山。”他听到日向贴着他的肩膀小声说道。

 

 

 

“影山!”

 

就在影山的意识已经模糊,几乎要陷入睡眠中时,日向却忽然起身,双手撑在影山身侧。被子被顶开,冷空气钻了进来。

 

“润滑剂,我想到了,我们没用润滑剂!”

 

“哈啊?”

 

“我在网上看到过的,啊——刚刚竟然忘记了!影山你有吗?润滑剂。”

 

“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那擦脸油行吗?护手霜呢?我记得今天早上小夏在我书包里塞了一支护手霜。”

 

“不要随便往身体里弄奇怪的东西啊!”眼看着日向已经准备爬下床去翻书包,影山勾着他的腰把他按回了被子里,撑在日向上方死死盯住他,“你如果再不睡觉,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日向向后缩了一下,“可是影山……”

 

影山没有听他说完,躺下拉高被子接着睡了过去,“先睡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再说。”

 

 

 

“影山君?”又过了一段时间,影山再次听到身后传来日向微弱的喊声。

 

他已经困得不想再和这个家伙进行任何争论,于是只是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

 

“润滑剂哪里能买到?超市里吗?”

 

影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声音里带着重重的鼻音,“药店吧大概。”

 

“那会卖给我们吗?”

 

影山翻了个身,把日向按进怀里,“我哪知道。”他嘟哝了一句,几乎已经完全睡着,声音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为什么啊……”日向隔着他胸口的衣物发出失望的哀号。

 

“对了!我们可以网购!”片刻后,日向忽然抬起头,声音恢复了活力,“我去找菅原前辈借他的ebay……”

 

影山瞬间清醒,睡意全无,“不许去啊蠢货!”

 

——————END

 

标准肉文开头→其实是搞笑故事

一直想写这个。所以,就是这样。

感谢阅读,儿童节快乐。

评论(10)
热度(127)

© illllll | Powered by LOFTER